詞筆閣 > 紈绔仙醫 > 第1832章 區區金丹而已

第1832章 區區金丹而已

    昆侖劍派宗門,護山大陣之內。

    “昆侖劍派現任掌門李劍罡,拜見兩位仙師,多謝仙師相救之恩!”

    王昆侖,趙昆侖回來以后,李劍罡立即打開大陣,把這兩位頂頭上司請入陣內,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昆侖劍派是負責看守昆侖門戶的,而王昆侖,趙昆侖兩人,卻是真正昆侖的人,乃是昆侖專門派遣出來,負責守衛昆侖的“大門”的。

    從這個角度上來講,王昆侖和趙昆侖,自然比李劍罡的地位要高,完全可以代替昆侖對他發號施令,他們自然可以算是李劍罡的“頂頭上司”。

    跟原來的兩位仙師一樣,王昆侖和趙昆侖并不在昆侖劍派內居住,而是老老實實地在昆侖“大門”門口旁邊,結廬而居,長年苦修,直到任職期滿,才會被新的守衛代替。

    在昆侖,他們通常被稱為“守門人”,十年一換,酬勞豐厚,既是苦差,也是肥差。

    說苦,是因為他們必須要離開昆侖,來到外邊,十年如一日的看守一座大門,就是為了防止地球上的修真者胡亂闖入,生活枯燥無比。

    當然,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地球上靈氣枯竭,外邊的靈氣密度跟昆侖里面實在是天差地遠,必然會耽誤修行。

    說肥,則是因為任職期滿,回去之后,拿到的那一筆酬勞實在令人眼饞,包括功法丹藥靈石等等,各種修煉資源應有盡有,守門人不但可以彌補耽誤的這十年,而且一般可以很快突破兩到三個大境界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前提,就是別死在外面。

    所以,在昆侖里面,守門人這個差事,是屬于那種大宗門的真傳弟子瞧不上,小門派的弟子以及各路正道散修搶破頭的肥差。

    守門人的名字,當然只是個代號,就是統一的用他們各自的姓氏,再加上昆侖倆字,用十年,回去之后就立即丟掉不用了。

    付出十年代價,就可以換取穩穩的兩到三個大境界的提升,所以昆侖里面報名守門的人多的是,總好過年復一年的破境渺茫,修行路斷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不得不提的因素,就是安全,昆侖守門人實在是太安全了,起碼最近三百年來,從來沒有人敢硬闖或者說攻打昆侖大門,每一任守門者都安然度過了十年,然后回去領取酬勞,輕松破境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昆侖派出來的守門人,境界越來越低,就連張昆侖,李昆侖這種練氣九層巔峰境界的都派出來了,這首先是因為松懈,其次當然還有里面掌管此事的人把好處留給自家人的因素。

    畢竟只是個看門的活,又安全得很,誰來看不行?

    難道還有不長眼的,真敢跳出來挑戰昆侖的權威?

    結果今年還真就有人跳出來了,自然是凌云,伏魔大會上一劍嚇退了張昆侖和李昆侖兩個廢物,他們重傷回到昆侖之后,掌管此事的人感覺事態嚴重,立刻派了兩個融合期巔峰的過來,一下子整整拔高了三個大境界!

    新的兩位仙師,就是王昆侖和趙昆侖。

    終于輪到他們兩個了,只要十年之后,再入昆侖,金丹大道在望,兩人自然很是高興了一番。

    可誰曾想,伏魔大會之后,還不到一個月時間,寧靈雨就悍然出擊,從東往西,一路連屠昆侖山數大宗門,殺人如麻,毫無收手的跡象。

    李劍罡收到消息之后,稍加思索,就立即判斷出寧靈雨的最終目標,必然是昆侖劍派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昆侖山五宗十一派,大都是進入昆侖的那些宗門,留在地球上的道統,勉強還能算得上是一脈相承,李劍罡職責所在,明白此事干系重大,同樣也是為了自保,他當機立斷,將此事稟報給兩位仙師,請他們通知昆侖,派人支援。

    這就是除了護山大陣之外,李劍罡的另一個最大倚仗!

    所以赤云子才能及時趕到,無論赤云子乃是昆侖劍派前掌門的身份,還是他剛好達到金丹的境界,昆侖派他出來處理此事,簡直最合適不過了。

    聽到李劍罡說出了昆侖兩位仙師的身份,昆侖山五宗十一派的各位掌門長老等等,自然也立即上前參拜兩人,紛紛道謝不已。

    王昆侖,趙昆侖,均是頭戴斗笠,穿著普通,看起來就像是兩位老農,他們的斗笠幾乎遮住了大半面龐,對于其他掌門的道謝理都不理,只是對李劍罡點了點頭,算是客氣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份、境界都在那里擺著,當然有驕傲的本錢,可沒辦法,人家李劍罡的師祖,可是實打實的金丹劍修,在昆侖里邊,那已經是他們只能仰望的存在,根本惹不起。

    王昆侖開口了:“李掌門,此次你判斷準確,稟報及時,實在是大功一件,只等此間事了,我二人定當如實稟報昆侖那邊,想必會有一番豐厚獎勵!

    順水人情而已。

    李劍罡再次抱拳,不卑不亢說道:“這是在下分內之事,多謝兩位仙師!

    那位趙昆侖一看就是個不善言辭的,現身之后就面無表情,一直閉口不言。

    王昆侖,趙昆侖,看起來雖然淡定,實際上此刻心里早已是驚濤駭浪,甚至可以說是心有余悸!

    他們剛才去追殺寧靈雨,以他們的速度,不但無法接近對方,反而越追越遠,而且看到寧靈雨在金丹劍修的飛劍之下,竟然還游刃有余,早已嚇得膽寒,可惜職責所在,不能不追。

    幸虧赤云子及時把他們給叫回來了,否則的話,實在生死難料!

    靈氣枯竭的地球上,竟然出現了如此實力逆天的修真者,這讓他們心里后怕的同時,更是難以置信!

    當然,這些事,他們是不可能跟眼前這些人說的,反正赤云子已經出去追殺那妖女去了,無論解決成什么樣,自然有他來頂著。

    驚魂甫定之后,王昆侖和趙昆侖忍不住對視一眼,均看到了對方眼里的憂愁,貌似接下來這十年,他們的日子沒有想象中那么好過啊。

    忽聽李劍罡問道:“敢問兩位仙師,我那師祖,現在到底是何種境界了?”

    李劍罡并非傳音詢問,問的相當有水平。

    師祖那么厲害,一看就是大能了,他這樣問,就是想讓周圍的人聽一聽,我昆侖劍派不弱,老子上頭有人!

    我境界低怎么了,護山大陣被攻破怎么了,我可是有資格入昆侖的,我師祖的現在,就是我的將來!

    “赤云子前輩現在乃是金丹境,而且是殺力極大的劍修金丹!

    王昆侖不傻,一下子就聽懂了李劍罡的目的,于是他也笑著,直接說出了赤云子的真實境界,那是人家的師祖,沒什么好隱瞞的。

    “哇!金丹境!”

    “還是金丹劍修,真正的戰力是要遠超普通金丹的!”、

    “赤云子前輩厲害,這下那女魔頭死定了!”

    聽到了赤云子的境界之后,昆侖山五宗十一派的人都激動了,紛紛贊嘆不已,再看向李劍罡的眼神,自然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誰還敢說昆侖劍派不強?人家的大能都在昆侖里邊呢,而且跟外邊的昆侖劍派,就隔著一道門而已!

    李劍罡的地位,一下子就立起來了,他心中得意,卻又不動聲色問道:“敢問兩位仙師,我們現在又當如何?”

    王昆侖扭頭,向著赤云子追去的方向掃了一眼,笑道:“有赤云子前輩出手,應該問題不大,我們只需在這里等就是了!

    此刻人人興奮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王昆侖的用詞。

    他說的是——應該問題不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出來追殺寧靈雨,應該問題不大的赤云子,恰恰遇到了很大的問題。

    出陣之后,赤云子加速疾飛,瞬息橫跨百里距離,很快就追上了寧靈雨。

    寧靈雨并沒有直線遠遁,她雖然被赤芒飛劍追殺,卻始終在昆侖劍派宗門外百里范圍內四處游走,甚至還不時祭出自己的本命飛劍反擊赤芒,不住的試探赤云子的殺力到底有多強。

    現在,寧靈雨又回到了她對付殺陣飛劍的巨大湖泊上空,竟然直接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赤芒飛劍倏然掉頭,化作一道赤紅色流光,直接鉆入了赤云子的眉心。

    空中,赤云子和寧靈雨,兩人相距十丈左右,遙遙相對。

    赤云子目光,神念,同時鎖定了寧靈雨,仔細觀察一陣,突然笑道:“姑娘真是好膽色!”

    “不過是區區一個金丹劍修而已,有什么好怕的?”寧靈雨面含不屑說道。

    赤云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區……區區金丹?還而已?!

    這特娘的還怎么往下聊?

    赤云子氣的差點兒就要拿巴掌拍自己的腦門,心說這女娃會說人話不?懂起碼的尊重不?

    老子以融合期巔峰進昆侖,苦修六十年,砸鍋賣鐵東湊西借好不容易修成了金丹境,怎么到你這里就成了區區金丹而已了?!

    這妖女實在是狂的沒邊了!

    不過,又看了看寧靈雨那八十一朵金蓮,看了看她彌漫周身的熾盛仙力,再想到對方練氣九層巔峰的境界,赤云子硬生生把這口氣給忍下來了。

    自己畢竟是一百多歲的老人了,跟一個女娃娃生什么氣?

    “姑娘,你可知道,剛才我已劍下留情了?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看得出來,不過我也手下留情了,畢竟在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,能看到個金丹境很不容易,哪怕還是個紙糊的金丹……”

    赤云子要瘋!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广东快乐10分开奖助手